短视频小草发芽的动态视频怎么拍

带着你们的残躯一起走!

戒备森严,金碧辉煌的帝豪大厦。

三大豪门联合构建的罪恶庇护所,终于引来了它的天谴。

帝豪大厦,88层,88号房内。

钱玉康看着从窗外飞射进来的人影,嘴巴张的大大,有声音想从喉咙里喊出来,却哑了声。

这什么鬼?这还是人么?有人可以直接从窗外弹射进来么?这可是88楼啊!

而且……这人身影怎么看着有些眼熟……

刚刚那个臭丫头叫他哥哥?

他哥哥不就是……

“不要怕,哥哥来了。”确定林芳没危险,林天看着妹妹,微微一笑。

果然是那个混蛋!

真是说曹操曹操到,还踏马德是个空降兵!

齐刘海篮球萌妹青春活力照

原本之前被恨意笼罩,巴不得早点带人去撕了林天的钱玉德,现在反而有些害怕了。

自己刚背后骂他,还想先把气撒他妹妹身上,这家伙就从天而降。

看到林天莫名其妙从距离那么高的地面弹射进来,又想到今天上午他徒手拆车的怪力……

钱玉康有些话后悔招惹到他了。

“哈哈哈哈!你就是这丫头的哥哥?咳咳。”

钟斌看着高高屹立,挡在林芳面前的人影,吐出了一口淤血。

“真是有趣!哈哈哈哈!”钟斌突然指着他,不断发出笑声。

林天静静的看着他们,面上没有一丝表情,方才在下面熊熊燃烧的怒火仿佛不存在了。

“难怪林芳敢说出那种话呢,看来还是有些本事的。还要收拾我是吧?来啊!哈哈哈哈!”

钟斌比钱玉康家庭富裕的不是一个档次,刚才发生的事,他比钱玉康看到的更多。

帝豪大厦对于客人的安和清静是放在首位的,特别是房,所有的大门和墙壁采用军共级别的坚固防护。就连看上去浅薄的玻璃,也是比普通防弹玻璃更坚固几倍的特制玻璃。

能从这么高的距离射上来,还轻而易举的撞破玻璃闯进来,这个人绝对是像家族里养的那些灵武者一样的高手。

楼层每一层都配的有保安室,里面都是退伍回来的特种兵,负责每个楼层客人的安。

就算不考虑他们,就在这个门口,钟斌带来的两个贴身保镖还守在门口,可现在却都毫无动静。

即便房的隔音效果很好,但以自己保镖的实力,应该早听到才对,可他们却没有任何反应。

钟斌对自己保镖的忠心很相信,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这个小子动的手脚。

钟斌比钱玉康看的更深远,但他却没有一丝恐惧,甚至隐隐有些兴奋。

“你似乎很的样子?不过我一点都不怕。哈哈哈哈!”

“你知道这里是哪里么?哈哈哈哈,敢来这里救人,你就是在砸场子,你承受的了后果么?”

“不论你今天如何,就算离开了这里,你的下场都只有一个。”

“那就是死!哈哈哈哈太有趣了!”

钟斌像是一条疯狗一样狂笑着,在他看来,林天的出现,似乎为他的生活添加了一些乐趣。

对啊!这里可是帝豪酒店!三大豪门一同经营的产业!

来这里捣乱,不论理由是什么,都将受到三家联手对付。

“钟少!这就是我刚才和你说的那个混蛋,你答应过我,快让人来收拾他!”钱玉康想通这点,方才的胆怯都散去了。

自己前面挡的可是钟斌!钟斌的背后是钟家,而且这里又是帝豪酒店!

“敢在帝豪酒店撒野,小子,我看你今天还能往哪里躲!”钱玉康跳了起来。

林芳被绳子捆绑的手脚,已经被林天释放的真气所割开,此时正抱着哥哥的胳膊瞪着眼睛。

她恨透了钟斌两人,特别是钟斌,不仅想要侮辱自己,在之前更是祸害过那么多无辜的女孩子。

这样的人渣,死不足惜。

“哥哥,你狠狠的揍他们一顿,然后我们走吧,我一秒也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。”

林芳对帝豪酒店,以及三家的背景还是有些了解的,哥哥再厉害,也斗不过这样的三大巨头啊。

“傻妹妹,你想要放过他们,他们可会想放过我们?”

“对于这样的人渣,就要打到他们服,打到他们怕,打到他们死。”

林天的语气很平静,没有一丝怒气,就像刚才差点发生在自己妹妹身上的惨事不存在一样。

暴风雨前的夜晚,是最寂静无声的。

“哈哈哈哈哈!你哥哥说的不错,别说我不想放过你们,你去问问这些年被沉在临杭湖底的那些人,问问帝豪酒店这些年的规矩,什么时候破例过!”

钟斌狂笑着,支撑身体想要站起来。

但常年纵情声色肾虚的身子,被林天方才那一脚,踢的都快散了架,还是钱玉康扶着才站起身。

“我们是人渣又怎么样!就算是人渣也是你们这种低贱的平民需要跪舔的人渣!”钟斌指着林天兄妹,嚣张的说道。

“话说的可真漂亮,打到我服打到我怕打到我死?来!来啊!你再动我一下试试!”

钟斌脸上挂着阴冷的笑,配着他苍白虚弱的脸色,显得那么毒辣。

“你们兄妹两个都得死!我要当着你的面,一边折磨你,一边把你妹妹慢慢玩残玩死!我很想听听到那个时候,你的这张不知所谓的嘴巴里面还能说出什么样的话!”

“哈哈哈哈哈!来啊!不是很牛逼的么!飞檐走壁去去就来是吧!”

“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,要么跪地求饶,磕头磕到我满意为止。”

“或许我会考虑只杀了你,等我玩够了,会留你妹妹一条贱命。”

钟斌指指脚底下的地板,又接着说:

“第二个选择可就很不明智了。要么你带着妹妹逃走,你不是挺能窜的么,跳窗户跑呗!等到今天晚上我们抓到你们,两个人一起埋在地下,要么……”

“如果你真像你表现的那么有种的话……来,再打一下试试。”

钟斌把脸伸过去,像是拉客的小姐诱惑客人一样,满脸的期待。

“我用我的性命担保,你!以及你的妹妹!你们所有的亲戚朋友!部!都得死!!!”

钟斌的脸上挂着病态的笑,他玩女人这么久以来,这还是第一次被人找上门打。

这一口气,他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!

林天是吧?你好像很能打?

那么就再打一下试试吧!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像你表现的那么牛逼!

在临杭市,在我钟家,在三大豪门前,你可敢承受这样的后果。

钟斌很自信,他相信林天根本不敢再动自己,刚才那一脚便是他的极限!

但是这一脚,林天必须用命来做为代价。

“钟少,我看这混蛋是吓破胆了,连个屁都不敢放。你快叫人进来把他带回去,敢拆……不,敢打扰你的好事,一定要很残酷的收拾他!”钱玉康有些心急的催促道。

从刚才林天闯入开始,钟少守在门口的两个保镖就像是死了一样,居然不知道进来护主,万一这混蛋再犯浑怎么办,他今天可不想再挨揍了。

“妹妹,我刚刚是不是听错了,居然有人求着别人打他。”林天轻声笑了,对妹妹说道。

“这样诚恳的请求,我怎么忍心拒绝。”

林天把妹妹拉到一旁的椅子坐下,缓缓的走向钟斌二人。

听到他的话,钟斌和钱玉康明显愣了一下,刚没听错吧,这个混蛋还真想再动手?

“好!很好!哈哈哈哈哈……说你的傻你还……”

“啪!”

“啪”

“啪”

林天快速的耳光呼啸声打断了钟斌的叫嚣,他的力道掌握的很好,对钟斌这样的人,直接打死他实在是太便宜他了。

“你好像很喜欢慢慢折磨别人,我告诉你,我林天同样也很喜欢慢慢折磨喜欢折磨别人的人。”

“用你先前的原话来说,这样的人,折磨起来才最过瘾。”

“现在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报应!你给的选择,我都不满意,我要选第三种。”

林天的连环巴掌还在继续,力道掌握的根本打不死肾虚的钟斌,但绝对每一下都疼的让他想喊妈,只是在这样密集连续的打脸下,他根本连张嘴的机会都没有。

“我,要,亲,手,将,临,杭,三,大,豪,门,连,根,拔,起。”

林天一字一顿,一顿一巴掌的将把自己所做的选择说出来。

这样的三大豪门暗中统治下的临杭市,如何让他放心的把妹妹留在这里读书。

既然如此,那都一起覆灭了吧!

钱玉康在一旁已经看得痴傻了,卧槽,这人绝对是个疯子!

知道动手的后果,还敢在帝豪酒店继续打人,而且打的还是三大豪门之一,钟家的二公子啊!

这人疯了!疯了!

密集响亮的耳光声,让钱玉康浑身的肉都直哆嗦,这巴掌要是落在我的脸上那还得了?

钱玉康这样想着的时候,林天正好停下来,钟斌已经被他打的面部彻底肿胀变形,别说他亲妈了,就算是送去医院做亲子鉴定,都未必能让他家人相信这是他们家孩子。

而且林天这回出手,和把秦宇打成猪头时候可不一样。

他的每一巴掌里都含有微微真气,每次击打就像是在做一次整容手术,而且是永久性的。

钟斌,即便日后死了,都会永远保有这幅他亲手造就的恶心模样。

看到林天的目光望向自己,那没有一丝情绪和感情流动的眼眸,让钱玉康腿肚一颤,裤脚湿了一片。

“到你了。”

钱玉康怪叫一声,拼了命的跑到大门处,手哆嗦的半天,才拉开门。

手脚并用的爬了出去,看着门口惊呆的两名保镖大喊道:

“快!快杀了他!”

那两名保镖看到屋里自己的少爷躺在地上,又看到一个男人慢悠悠的让外走,立马含怒出手,带动身修为,势要一举击杀这个不知何时闯入房间的男人。

“你以为我走的时候还会走窗户么,我要走大门。”

“带着你们的残躯,一起走。”

钟斌被打的只剩一条缝的眼睛里,模糊中看到,一个杀神踏出门去。

一场以此为起点,对整个临杭市的清洗。

拉开序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