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蝌蚪APP贴吧

鲁大人见周满念生恩,愿意认商州这个故乡,一颗心彻底放下,和周满心情愉快的谈论起来。

走了以后,他忍不住扭头和甄大人道:“如此机敏体贴,难怪上至陛下娘娘,下至太子众臣都喜欢她。”

甄大人笑着点头,便问道:“大人,那红田村夏氏那边……”

“周满这几日参加文会只说自己是回乡省亲,提起夏氏也没有怨忿之言,既如此,我们就不必插手管了。”鲁大人顿了顿后问道:“那个谁谁谁,就占着她老宅的族人搬走了?”

“搬走了,昨日开始搬的,东西再多,明日也应该完了。”

鲁大人便满意的点了点头,“他们能够平和的解决最好,清官难断家务事,这种家族内务我们这些外人是最不好插手的。”

甄大人道:“谁说不是呢?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,偏还都有理,我们怎么判呢?”而不管怎么判都会落人埋怨,有时候他们自认公正,说不得双方还都埋怨他们呢。

两位大人凑在一起说了几句悄悄话,然后便要上车离开。

在上车前,鲁大人回头看了眼将他们送到门外,已经回到酒楼里被簇拥起来的庄先生师徒四个,不由点头道:“果然是后生可畏呀。”

甄大人心有戚戚焉的点头,刚才听白善他们和楼下的文人论文,连陪坐的博士学官都下场了,他都能接住七八,可见其能力。

而他今年才十六岁左右而已,这么年轻,由此可见他的前程。

而周满虽是女子,但也不遑多让,难怪不仅可以当太医,还能在崇文馆中任编撰,其之所能,并不只在于医道上。

齐刘海女孩公交场甜美照

而被围在中间的周满三人觉得今天又是疲累的一天,他们面前摆了纸笔,与人论文的时候,有不懂的便要询问出处,记下后还要简短的总结一下他们的观点,等回去再找书琢磨。

等走的时候,这次文会和诗会就算结束了。

有十几个学生和文人挤上来问白善和白二郎要地址,回头他们可以写信交流。

其实他们还想问周满的地址的,但因为她是女子,一时有些犹豫,但听说他们三人是住在一起的,大家便觉得知道了白善二人的地址,那便也知道了周满的地址。

于是缠着白善要地址。

白善便给他们了,他也想和他们搞好关系,回头看能不能从他们手上借一些没看过的书。

他自以为自己看过的书够多了,但来了这一趟才知道,就算是崇文馆,里面的藏书也是不够用的,更别说他还没看去多少藏书呢。

白善不仅热情的将自己的地址给他们,还热情的记下了他们的地址,一回到客栈就在名单上画圈圈,满宝在一旁指点:“这位文公子手上有一本《尧舜录》我没见过和听说过。”

白善一边圈圈一边问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他自己说的,他说《尧舜录》后有一段黄帝百谷载记,我想借来着,只是不熟,不太好开口。”书可是很珍贵的财产,除了他们三个会彼此开放自己的书籍外,和其他人借书都要小心些,要么关系特别好的才会开口试探一二;要么就是拿出同等重要的书来交换借阅,不然一般是借不到的。

满宝道:“先记下,回头我们书信来往熟了,我们可以拿书和他交换借阅。”

白善就画了个圈圈,将交换了名字地址的人的信息记录好,白善就丢下笔,往后靠在椅子上长出一口气道:“明天是不是要去红田村了?先生去吗?我们没几天假期了吧,想回家了。”

白二郎早想回去了,他是想来游玩的,不是学习的,结果出门游学,要学的东西竟比在崇文馆里还要多。

他是何苦来哉?

白二郎看向满宝。

满宝掰着手指头算了算道:“快了,快了,明天一早我们出发,我们车马快,巳时左右应该就到了,只要夏氏肯配合,一天应该能办完。”

“那两块地你打算怎么办?”

满宝嘿嘿一笑道:“族长先租种的那块,直接给族里办族学,敦促他们尽快把族学开起来,不过今年两块地的租子我却是要的,回头去地里看看,等夏收和秋收,我让我大哥和五哥来收租子。”

白善扬眉,满宝便道:“顺便看一看宅子和族学办得怎么样了。”

“你干嘛非得让他们办族学?以后养出来人才来了与你做对?”

白善就瞥了他一眼,问道:“你读书多少年了?”

白二郎就掏出手指头来数,白善就道:“别数了,不算你进学前堂伯给你的启蒙,有十一年了吧?”

白二郎立即道:“不对,是十二年!”

白善懒得和他纠结这一两年,道:“行,十二年,你什么时候能考官?再过三年,还是五年?”

白二郎又掐着手指算了算,纠结道:“三年应该也可以,就不是很有把握,而且你们不是还计划着去高昌游学吗?五年吧,不那么紧张。”

白善和满宝就扑哧一声笑出来。

白善干脆盘腿坐在了椅子上,道:“那就一共十七年了,这还是我们书多,先生也好,这才能如此顺风顺水,换他们,少则十七年,多则一辈子,怕什么?”

满宝道:“十七年以后说不定我都不当官了,而且我又没有害他们,什么仇值得他们记上十七年?”

白二郎看了看她,又看了看白善,迟疑道:“你们这么好?竟给夏氏出这么好一条大计?”

白善憋住笑点头,“可不是,我们人美心善。”

满宝连连点头,还冲白二郎眨大眼睛。

白二郎信俩人才有鬼,暴躁道:“快说,这其中还有什么奥妙?”

白善摇头道:“我们脾气是越来越好,你怎么却是越来越差?”

满宝道:“最近脾气见长呀。”

白二郎瞪着他们看,连着熬夜三天高强度的学习,换谁都会暴躁的。

白善这才不再逗他,笑着解释道:“夏氏不是那么富裕的,他们要办族学,一开始不显,过个三年五年,只怕会有些供应不上,到时候他们精力自然会转移,省得来找满宝的麻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