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枝app约个声音的会连线

..co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“一群愚蠢的人。”莫小川摇了摇头。

“这就是人性。”老者感慨地说了一句。

“啊,热,热死我了,太热了。”

陆阿牛大喊大叫着,暗自掐了个法诀,身上顿时汗如雨下,哗啦啦的如同倾盆大雨似的。

一时间,巡查使头领,巡查使,还有一众看客,俱都愣住了。

惹,这是什么情况?

火不是还没烧起来吗?

这家伙的汗怎么就如瓢泼大雨似的,刚刚燃起的火苗,一下子完被浇灭了。

“热,真热,实在是太热了。”陆阿牛还是兀自闭着眼睛叫道。

我去,这位哥们,我说,咱演技不要太爆表好不好。下面的火都被的一阵汗雨浇灭了,的热又是从哪里来的呢?

“阿牛,先停一下,停一下,演过了,火都灭了。”春香忍不住大声叫道。

蕾丝白纱裙美女眉眼精致优雅麻花辫贵族气质图片

陆阿牛睁开眼睛,一脸惊讶:“呀,火灭了,火怎么就灭了呢?可吓死我了。这一把冷汗啊,看把我热的。”

陆阿牛甩了甩头,汗滴四散开来。

巡查使都傻了眼,这种情况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。接下来该怎么办,他们一点主意都没有。只得眼巴巴地看向头领。

“好好好,好小子,行啊。原来有些本事,难怪敢来神海放肆。”那头领看着陆阿牛,桀桀地说道。“这次,我看还怎么灭得了我的火。”

那头领说着,恭敬地请出一个陶鑵。里面装着一朵深蓝的火苗。

虽然仅仅是一朵小小的火苗,但是围观的众人还是从中感受到了巨大的热量,众人都忍不住朝后退了几步,这感觉才稍微好一些。

头领恭敬地将火苗请出来,然后,洒在了木柴堆上。

“轰”

恐怖的火焰惊天而起,瞬间便将陆阿牛吞噬。

“啊”

陆阿牛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,然后便没了声息。

那头领嘴角一歪,露邮一抹阴森的笑意:“哼,小子,以为自己有些本事,便可以跑老子这里来装十三。这样让死掉,实在是便宜了。”

“热啊,太热了。”突然熊熊大火之中,陆阿牛熟悉的声音再度响起。接着,又是一场惊世骇俗的特大汗雨骤然而降。

“嗤嗤”

汗雨落在燃烧的木柴上,发出刺耳的声音。

火势渐渐变小,最后完被浇灭。

“热啊,汗如雨下。不行了,我要被烤成干尸了。”阿牛拼命挣扎着大吼大叫。

“不,不,不可能,公子给我的神火,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就被浇灭了呢?”那头领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,喃喃自语。

“难道他们也像公子一样,是神仙中人。”那头领好像想到了什么?两眼突然亮了起来。

是了,一定是。因为,只有神仙中人,才能解决神仙中人的手段。

“这位上仙,小人乃是神海公子的人,不知上仙驾临,多有得罪,还请上仙看在我家公子的面上,饶恕我的罪过。”那首领突然跪下,冲陆阿牛请罪道。

“神海公子,是什么卵,不认识。本大爷还没有玩尽兴呢?有什么手段,们尽理使出来。省得到时候,们觉得死的冤屈。”陆阿牛生气地说道。

“上仙,小人不敢了,小人不敢啊。”那首领磕头如捣蒜一般。

“好吧,看样子也没得玩了,就这样吧。”

陆阿牛说着,元力运转,轻轻一震,铜柱瞬间便化为齑粉,陆阿牛慢悠悠地飘落在地面上。

“神仙,神仙,求求,救救我家孩子,我给您磕头了。”那本来跪伏在高台之下,哀求首领的妇人见状,连忙爬过来,“砰砰砰”地冲陆阿牛磕起头来。

“起来,起来。”陆阿牛,连忙将妇人扶起,“我们此来,便是为了救人的。大姐不用担心,一切,自有我家公子为们做主。”

陆阿牛一指莫小川。

这时,春香两女推着莫小川正朝妇人走来。

妇人三步并做两步,来到莫小川面前,纳头便拜。

莫小川挥手托起妇人:“不用多礼,我与儿有缘,此番便是为他而来。”

陆阿牛,春香,秋菊三人一怔,这个好像不在他们的剧本里,莫小川自己加戏了。

血罗玉依旧面无表情,在她看来,莫小川无论做什么,都是理所当论,没有什么好奇怪的。

莫小川说着,伸手一指,束缚癞皮鬼的铜柱直接化为虚无,癞皮鬼,也飘飘悠悠被莫小川给带了过来。

“谢谢。”癞皮鬼话不多,而且略显生冷僻。

“愿不愿意做我的徒弟?”莫小川笑眯眯地看着癞皮鬼问道。

“不,我还要给我娘看病,不能一直跟在身边。”癞皮鬼拒绝的很干脆。

“小墨,答应做这位公子的徒弟吧。这样,就不用为了为娘四处奔波,吃尽苦头,受尽凌辱了。如果不答应,娘今天就死给看。”

妇人虽然看起来形容憔悴,如同枯槁一般,但眉眼之中,自带一份大家贵气。想来,在世俗之中,也是王室贵胄,大家千金。

所以,见识自然是有的。她认定莫小川应该不是普通人,有可能就是传说上的神仙。

如果自己的儿子能拜神仙为师,自己就算是立马身死,也能含笑九泉了。

“笨蛋。”陆阿牛忍不住上去给了癞皮鬼一个爆栗子,“我们公子至今,还从来都没有主动提出过收谁为徒。公子既然看中,也是的福份,小子还不乐意呢?”

“可知道,如果公子放出风去,要收徒的话,想拜师的人,都能把这狗屁的神海填平了。”

“而且,公子的手段,神奇无比,如果公子出手,娘亲这点病,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。”

“个瓜娃子。”

陆阿牛越说越气,最后,忍不住又在癞皮鬼头上,来了两下。

癞皮鬼面无表情地看了陆阿牛一眼。

“哎哟,小样,看情况,还不服气啊。早知道这样,刚才,就该让烤成干尸。”陆阿牛气的捋袖子,攥拳头的。

如果不是莫小川看中了癞皮鬼,陆阿牛早就上去,揍的他娘都认不出他来。

“真能治好我娘亲。”癞皮鬼直接无视了差点暴走的陆阿牛,转头问莫小川道。

“不错。娘亲的病对我来说,娘亲的病其实很简单。”莫小川淡然地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