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火星app免费版

“如果不是离家出走,我大约不一定会和董荔解除婚约。怎么跟没关系?”

这时秘书把药箱送了进来,办公室里的气氛特别压抑,她送进来之后就赶紧溜走了。

桑时西打开医药箱找出棉签和酒精,向林羡鱼招了招手:“到我面前来。”

“我没事。”林羡鱼说。

“让我把直接拉过来吗?”桑时西语气不轻不重,但是董荔却听出了一丝宠溺。

至少桑时西从来没有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,看样子他还要亲手帮林羡鱼上药?

此时董荔都顾不上害怕了,只是生气嫉妒吃醋,各种情绪交织着。

桑时西扣住林羡鱼的手腕,他们两个隔着一张桌子,如果他再用点力气那林羡鱼就要被他跨越整张桌子给拖过去了。

“好了好了。”她甘拜下风:“松手,我从桌子那边绕过去。”

林羡鱼绕过桌子走到了桑时西面前,桑时西把她按在自己的大班椅里,然后蹲在她的面前,用蘸了酒精的棉签小心翼翼地擦她脸上的伤口。

“疼就说。”

“不疼。”

元气毛衣少女爱卖萌

听到林羡鱼这么说,桑时西忽然想起来林羡鱼刚做他的特别护士不久,有杀手潜进了他的房间,用刀刺伤了林羡鱼,她愣是给自己缝针包扎,也算是世间第一奇女子。

那种痛她都能够承受,更别说这指甲印了。

这么看来林羡鱼是不同于一般的傻白甜的,她是一个没什么痛感的傻白甜。

她傻吗?其实她不傻,她是一个小机灵鬼,只不过心肠太好了。

桑时西的唇角微微地翘起,看到桑时西气定神闲而又笑眯眯的样子,林羡鱼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喂,桑时西…”

“怎么了?疼了?”桑时西立刻停下手中的动作。

“不是,今天我来找要跟把话说清楚的,跟董小姐解除婚约跟我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。”

“别说话,满脸指甲痕,以后留疤就不好了,本来长得也没多好看。”

“谁说我长得不好看?”林羡鱼气结。

怎么她来声讨桑时西,还被他人身攻击?实在是太不爽了。

这俩人一言我一语,好像完不当董荔存在,董荔的手渐渐地握成了拳头,指甲都深深地陷入了掌心之中。

她可以忍受桑时西无视她,因为桑时西对其他所有的女人差不多都是同样的态度,但是她不能忍受桑时西对待林羡鱼和对待她不一样。

董荔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桑时西轻手轻脚地帮林羡鱼处理伤口,她的心中就像是燃了一把火,恨不得扑上去将林羡鱼给撕碎。

桑时西终于帮林羡鱼擦完药,他慢条斯理地合上药箱,忽然抬起头看向了董荔:“怪不得我今天没在会议室等到,原来是去找了林羡鱼麻烦。听清楚了,从今天开始起不要再找她麻烦,要不然以后会很麻烦。”

第一次听到桑时西威胁他,虽然用这么寡淡的语气,可是董荔还是从里面听出了浓浓的不悦,若是以前她肯定是有些含糊的,可是现在她的满胸膛都被气愤给充斥着,已经顾不了太多。

她气极了,伸出双手拍了拍,冷笑着:“林小姐真是好演技,果然不能被她的外表所蒙蔽,这边我来找她,那边她就拉着我跑到这边来当面对质,我也就稀里糊涂的跟她跑过来了被抓个正着。我真是傻呀!栽在这种小丫头的手里。”

“不要用商场的那一套来对付林羡鱼,现在让她受伤了,那这笔账我们得单算。”桑时西以前跟董荔说话的时候,一般都是面无表情,这一次不但有了表情,他眼中的森森寒光也令董荔不由自主的从背后冒寒气。

桑时西转头忽然语气就温和下来了,他对林羡鱼说:“先出去,我跟董小姐有话要谈。”

林羡鱼正要站起来,忽然又反应过来:“不对,干嘛让我出去?我是来我们三个人当面对峙的。”

“对峙什么?”桑时西好笑地问她。

“跟董小姐解不解除婚姻跟我没关系,但是要澄清跟我无关。”

“不是不喜欢我们两个结婚才离家出走的吗?”

林羡鱼语噻,目瞪口呆的看着桑时西又转过头去看董荔,董荔的脸色真的很难看。

这算什么?她是来澄清的,不是让思绪把自己越描越黑的。

“怎么会跟我有关?谁说我是因为要结婚我才离家出走?”林羡鱼气的忍不住跳脚:“早就说过了我跟没有一毛钱的关系,当时我逃婚的时候我就跟讲的很清楚了。孩子我生下来,但是从此以后我就跟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了,可是为什么还是总是对我纠缠不休?干嘛总是要干扰我的人生?和董小姐之间的事情都跟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,要结婚的是现在要解除婚约的也是…”林羡鱼越说越委屈,再说让她离家出走的那个人也是董荔,现在她却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,她是招谁惹谁了?

林羡鱼正在义愤填膺,忽然被桑时西一句轻飘飘的话给打断了:“这么着急跟我撇清关系,是因为我从来没有跟说过我喜欢吗?”

林羡鱼冷不丁被打断整个人很莫名:“什么,说什么?”

“我从来不会跟别人这样表白,林羡鱼,我一次次地把捉回来,一次次地让留在我的身边,就算个傻子也应该很清楚。”

林羡鱼呆住了,桑时西算什么,这算跟她表白吗?

她下意识的回头去看董荔,她的脸阴沉的都能滴下水来。

刚才听到了什么,看到了什么?

她听到了桑时西在跟林羡鱼告白吗?

呵,林羡鱼这个扮猪吃老虎的,把她拉过来不仅告了状,还让他亲眼目睹了桑时西对她表白。

董荔咬着唇,她已经尝到了口中腥甜的味道。

她把自己的下唇给咬破了,从30岁以后董荔就发过誓,不再为会为任何男人而伤害自己。

现在桑时西让她破戒了,还有眼前这个看似一脸纯良的林羡鱼。